凤狸酥

此人多半有病。

 

dear boy,deer boy

带土发觉今天是自己该去接儿子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。他匆匆忙忙(或者说迫不及待地)用了神威,嘿嘿嘿对不住了小子你就一个人处理报告吧,今天也是愉悦犯的带土给自己点了个赞。
彻半靠在学校的围墙上,听见声音抬起头来就是一句不客气的斥责,“你又迟到了。”
活脱脱当年的卡卡西。
带土和卡卡西斗智斗勇(卡卡西用智他用勇)这么多年,卖萌装傻一把好手,当下嘿嘿笑了两声一点也不尴尬地牵起儿子的手,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
父子两个背着夕阳向家走。
彻不挑食也不偏食,盐烤秋刀鱼和甜丸子对他来说都一样,带土就这一点对鸣人抱怨过,“都怪你这个狐狸,杂食党不要再来我家带坏我孩子!”结果被佐助从背后戳了一下。
这天彻却没有走往日的套路说什么都可以。他说,“今天就别做甜丸子汤了吧。”
“为什么?”急忙追问。
“我啊,也到了戒掉甜食的年龄了。”小小的男生挺起了胸膛。他是黑发,比带土自己的要软一点,这是卡卡西的基因在发挥着作用。
带土知道他今天刚学会了一个忍术,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小男子汉了,可万万没想到他能说出要戒掉甜食。“可、可是爸爸这么大了还在吃甜食啊…!”
彻斜眼看他。
可恶。这种地方也这么像卡卡西!看不起人的样子就像卡卡西有丝分裂了一个他自己一样!
然而带土对“卡卡西”总是没有办法的。卡卡西怎么样都可爱的嘿嘿嘿。
所以傻爸爸不敢再分辩只能虚弱地补充说,“宇智波家的人都很爱吃甜食的,你鼬叔叔,止水叔叔——”
然而儿子很卡卡西地说,“佐助叔叔就不吃。卡卡西也不吃。”
不是啊儿子!你爸爸他,他不是真正的宇智波!他是和我结婚才成为宇智波的!
然后儿子又很带土地说,“叔叔们喜欢甜食也无所谓了,对我来说反正都不过是丸子。”
带土现在很想大喊一声“逆子!”,可是这么喊自己儿子不好,那么就责问作为他的教育者之一的卡卡西吧!可是既然是卡卡西,那他就一定是无辜的,都是总是买秋刀鱼来家里和经常请彻吃拉面(咸味的)的鸣人的错!还有胖助!不爱吃甜食的宇智波算什么男人!啊,卡卡西就是例外。
虽然爸爸来晚了,不过今天的回家路也非常愉快呢。彻哼起了最近的流行歌,紧紧牵着爸爸的手。

卡卡西想,这孩子真的很像带土,尤其是说话时瞪得又大又圆的黑眼睛。
他刚刚才回到家,带土临时跑路把堆成山一样的文件留给了大和,后辈倍感烦恼只好找到了他,两个人一起处理了好久。
彻之前一直在沙发上玩木头人,看到卡卡西回来就很兴奋地跑过去,“我今天学会了新的忍术哦!”
眼睛亮闪闪的,活脱脱当年的带土。
卡卡西和带土耍了这么多年,给宇智波递话的技能终于从“…”进化到了很熟练地说,“是吗,很厉害。”
彻接着问道,“那我什么时候能用神威?”
鉴于在五年来的成长过程中两个爸爸无论有事没事都爱用神威,而且用的轻而易举,彻被误导了以为神威是高级忍术的一种,而非宇智波家每个人分化出的特有能力。
“这个,有点难。”
“有点难是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来了来了,瞪着眼睛的追问。简直就是带土嘛。又是黑头发黑眼睛,完全看不出一点卡卡西的血缘。
“嗯…等你长大吧。”卡卡西敷衍他,往厨房里走去,带土正在里面切菜,系着一条有帕克在微笑的围裙。
“啊你回来了,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带土蔫蔫的,让卡卡西觉得既可怜又可爱,好想抱抱他啊,“今天有厚蛋烧。”
彻追了过来,一手拿着带土给他做的木头人一边急切地问,“长大了就可以学神威吗?”
“学神威做什么?”带土说,“你不开眼也是我家的好孩子呀。”
今天更加体会到恋人的直球攻略技了啊,卡卡西愉快地想。
“说起来,你这么晚回来,是大和去找你了?”
卡卡西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眉间,“你又把事丢给大和。”
带土毫无愧意,“你处理完了才回来?”
“没,太多了。我就开神威先回来了。”
带土点点头,“辛苦啦。”
彻大叫着打断了这两个中年人糟糕的对话,“我也要学神威!!”

吃完饭又是带土去洗碗。今天本来轮到卡卡西,但他吃饭前答应了带土一些成年人特有的要求,所以洗碗人就变成了哼着流行歌的带土。
彻吃完饭就悠闲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,卡卡西从餐桌旁挪到他身旁,就被儿子斜眼看,“你又欺负带土了吧。”
“…”卡卡西想,我还是太年轻,今天又被一个宇智波给说得哑口无言了。
不过仔细想想,毕竟面对的是“带土”啊。卡卡西对带土可是一直都没什么办法。
彻又把话题变成了神威,“呐,宇智波都会神威吗?”
“也不是。我就不是宇智波哦。”
“?”彻把注意力从电视上收回来,用亮闪闪的黑眼睛看着卡卡西,这很少见。彻继承了卡卡西的天赋,很多事情对他来说都容易学所以总是会一心两用,一边看电视一边写作业也是常见的事。
“你看,我只有一只眼睛是红的。”
彻又把头转向电视了,“爸爸也只有一只眼睛是红的啊。”他漫不经心地说,“你刚刚吓死我了。如果你不想要带土和我了,要提前和我说。”
“…”卡卡西想,我真的太年轻。
小小的但是更聪明的“带土”接着打出了直球,“我的眼睛,是继承了爸爸和你的。”
“你们一人一只的黑眼睛,都继承给我了。”

带土刷完碗就想赶彻去睡觉。没想到男孩子小大人似的撇嘴说,“我不打扰你们,我要去找小朋友玩了。”然后就风一样的跑掉了。
剩下一个傻瓜爸爸忧愁地坐在了沙发上,“这孩子性格随你啊,卡卡西。”
银发的上忍把他往怀里揽过来,“明明像小时候的你。”
“就像你。”
“那双眼睛,黑又圆的,像你。”
“你的眼睛也是黑黑的圆圆的啊?”
“…”卡卡西说。他低下头,笑了。

————
虽然卡卡西五岁就从忍校毕业了但是那是战争年代嘛,就设定彻五岁还在上学吧XD
蟹蟹观看(〃∇〃)

  90 17
评论(17)
热度(90)

© 凤狸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