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狸酥

此人多半有病。

 

Excellent And Amazing

抽风写来玩的,别深究。
鹿晗&周泽楷,非cp。






雨来得急,出门前只是凉风习习一转眼就成了淅淅沥沥,周泽楷原本颇不以为然,然而雨越下越大,只得匆忙跑了几步躲进便利店的屋檐下。
他抖了抖外套,还好今天出来穿的是之前拍宣传照主办方送他的机车外套,价格不菲轻薄防水,这时雨滴顺着衣服纹路流淌了下去,远远看去像是他站在水坑里。
周泽楷浑然不觉。他一心一意烦恼着怎么回旅店。陌生的城市,刚刚下飞机,他还没来得及办在t市能用的电话卡,手机就是个摆设,接不了打不出,而且,没带钱。
他身边突然有人笑了一下。
周泽楷满脸茫然寻着声音看过去,有一个青年站在更里面,黑头发戴大口罩,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,笑眼弯弯,清瘦挺拔,穿着大概是附近某所学校的校服,双手插兜。
那个人看见周泽楷看过来就不笑了,清了清嗓子说,“咳,你也避雨?”
不是t市本地口音,倒像是北方人,说话清脆而利落。
周泽楷点头。他本来就是沉静内敛的性格,不像江波涛善于交际,此时面对的是陌生人,又一头雾水,更加不知道要接什么话。
青年也点点头。两个人都不说话了,周泽楷想,那我就把头转回来吧。
没想到青年又仔细看了看他,“诶…那个,你是周泽楷?”
“…是呀。”周泽楷颇为不情愿地回答,顺便准备好了如果形势不对拔腿就跑。
周泽楷前十八年坦坦荡荡做人,不习惯戴帽子戴眼镜戴口罩,哪知进入了联盟,前有经理后有江波涛,苦口婆心劝他要注意个人形象和个人安全,毕竟他的少女粉男朋友粉姐姐粉妈妈粉等粉丝邪教遍布天下,顶着一张俊秀且辨识度百分之两百的脸四处晃悠实属引狼入室,他无奈之下只得全副武装再出门。这次来台湾是朋友之间私人行程,粉丝不知情,又想着临近傍晚光线昏暗,周泽楷才决定回归本我,露着一张俊脸就溜出了旅馆。
结果被认出来了,要是个狂热粉丝,绝对是一场骚乱。
周泽楷心里苦。
没想到青年只是又点点头,像是对自己的观察和判断水准颇为自得,“哦哦哦真的是你~哈哈,我也玩网游。”
提到热爱的游戏周泽楷才来了精神,“荣耀?”
“不是不是,”青年笑呵呵摆手,“是lol。”
周泽楷说,“我也玩过。”表情严肃。
青年赶紧说,“我玩的比较菜…唉,老输。”他叹气就像小孩子装大人学老成,眉毛都撇下来。
周泽楷想了想说,“都一样。”
“你也菜?不会吧?”瞪大眼睛,摆明了不相信。
“都从菜鸟过来的。”
青年哈哈哈笑,“我看过几场职业比赛,都没看完,没时间啊。”他挠头,“我认识你是因为你太帅了。”
“…”周泽楷又想了想,“谢谢。”
“你的操作巨帅!”青年比划了一个手枪,“一枪穿云倍儿帅!”
周泽楷心满意足,情真意切地说,“谢谢。”
青年对他笑。眼睛弯起来,眼角一点褶皱,周泽楷仔细看,发现他长得也很帅,睫毛长且密,眼瞳深黑润亮。
“这雨怎么不停啊。”
周泽楷确定了他是北方人,而且十有八九是b市的。“不”稍微拖长,“停”向上扬,之前说的“倍儿”,像王杰希给他开授的“b市话教学”里几个典型。
“不知道啊。”s市十大杰出青年代表周泽楷回答。
接下来两个人一阵无言,倒不尴尬。两个人都专注地盯着雨滴落下。
雨没有要转小的趋势。青年叹了一声长长的气,抬脚来到周泽楷身边,探头看着看左右就他们俩,于是扒下口罩露出一张好看的脸,大眼睛下面是高鼻梁薄嘴唇。他说,“我叫鹿晗,下次你来b市找我玩儿啊。”嘴边一点笑容,“我走了,下个赛季加油!”
说完就冲了出去,动作匆忙,声音却真挚。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END

  10 1
评论(1)
热度(10)

© 凤狸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