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狸酥

此人多半有病。

 

带我走(上)

写给琉璃😊
全员d/s设定。
caution:spank(木板、手打)、捆绑、hand job、脐橙。
有病!有病!有病!





“你带不走他的。”

染成绿毛的男生说,他做了一个手势,叶修看不懂他的街头暗语,苏沐秋却对他投来威严而不满的眼神,效果很明显,绿毛马上坐直身体,表现出小学生一样的规矩。

“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,他已经什么都忘了,对这个世界来说就是一个新人。为什么偏偏要在他的身上找寻前人的影子呢?”

他们该针锋相对,绿毛问得却天真,他睁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。叶修分神想到,大眼睛的没一个省油灯,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也算。

“我们能单独谈谈吗,”他问坐在绿毛身边的苏沐秋,“我只想和你谈。”

苏沐秋微笑,叶修曾经很熟悉的,对陌生人(或者苏沐秋出自本能就拒绝亲近的人)客套而温和的笑容,“不能,我不能离开他。”

他看见叶修挑了挑眉,鬼使神差又解释道,“我们在训诫中。”

“你是他的亲人?”绿毛插话。

苏沐秋横了绿毛一眼,绿毛赶紧闭了嘴,他实在有点活泼过头了。

“不好意思,”苏沐秋有意拉回叶修的视线,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也没兴趣认识。叶修在心里帮他补全。

他们总是这样,对撺掇他们跨越底线的、对他们无意去结识的、对打破他们的舒适区的人,一个负责言语上的拒绝,一个站在旁边笑而不语默默吐槽。

“那好吧,”叶修说,“你是付费dom是吧?”

苏沐秋挑了挑眉。他看得出来叶修是sub,还是被宠爱的那一种,要问为什么,叶修的耳朵圆满没有标记、脖颈光洁没有项圈、说话直接没有礼貌。

这种家养的sub没理由和他搭讪,更没必要找他消遣。

“我买你一天。”

“做什么?”苏沐秋意有所指,“我不会浪费时间和你聊天。”

“打游戏,行了吧。”

绿毛男生的眼睛转了转,到底没说话。苏沐秋看了他一眼,擦去他额头的汗,“我对游戏也没有兴趣。这位先生,你…”

“我说你太实心眼了吧,”叶修打断他,“都要在你这位小可爱面前坦白?”

苏沐秋从善如流,“那好吧,”他说,沾水写下一行号码,“我电话,有事就打给我。”

他站起来,伸手扶起身边人,低语了几句,小男生摇头,然后他带着小男生走了。

叶修从饭馆出来就径自回了网吧,苏沐橙坐在电脑前,看一部楚云秀推荐的电视剧,男主角长得很秀气,哭起来楚楚可怜。

苏沐橙回头看到他,招呼道,“你回来了。”

他面对这双相似而更加温柔的眼睛,才有了实感,在心里倒腾了几个说法,却没有张口。

他点了一根烟,苏沐橙不赞同地看着他。

苏家两个都是dom,从前那个懒得管他,现在这个管不了他。叶修笑了笑,苏沐橙再皱眉,想要张嘴劝阻他,他掐了烟。

叶修再联系苏沐秋已经是一个月以后,他筹备很久才空出时间,铃声响了三声后苏沐秋接起,他仿佛等待了很久,又像接受命运,语气平和,两个人约定了时间(明天)、地点(苏沐秋家)、人物(他们俩)就挂了电话。

叶修摸了摸兜里的账号卡。秋木苏静静躺在他的手心,冰冷而安静。电脑里君莫笑停在旷野上。

他睡得晚,又起了个大早,吃完早饭还是打哈欠,困的。苏沐秋住在距离兴欣三条街(就三条街,你说巧不巧吧;三条街,却三年才第一次碰到,你说巧不巧吧)的小区里,站到苏沐秋家门口,叶修正正衣领,想了想又觉得没有必要,苏沐秋已经打开门。

“…早上好?”叶修歪头,恶意卖萌。

苏沐秋露出一个他熟悉的揉杂了无语和好笑的表情,“你进来吧,把鞋脱在门口。”他退开两步,看着叶修脱下鞋,然后领着叶修往里面走。

苏沐秋的家和叶修想的不一样,收拾得比较舒适,窗帘是淡黄色,叶修打赌他在苏沐橙的购物车里见过类似的。

“你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挂出来。”叶修四处看,“我以为你们这种专业的会更加公开。”

苏沐秋说,“我又不是暴露癖。”

一路上苏沐秋介绍说,“包一天不划算,你身体条件有限,一天里必然需要休息时间。”

“无所谓,”叶修说,他进入苏沐秋的房间后有些烦躁,此时想摸出一根烟出来抽。“哥不差钱。”

大概他讲了一个拙劣的笑话,苏沐秋没有再说话。

他们走进一间屋子,这间屋子很干净,墙边立着一个单杠式的大形器具和两个柜子,窗子是毛玻璃的,里面看不见外边,外边也看不进来。

“脱衣服。”苏沐秋说。

后面走简书↓(评论里也有地址,可复制后进入)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505ba39f9e05

  66 10
评论(10)
热度(66)

© 凤狸酥 | Powered by LOFTER